杏花开处是家乡散文

散文随笔 时间:2019-04-16 我要投稿
【www.9qjg3.com - 散文随笔】

  “云龙山下试春衣,放鹤亭前送落辉;一色杏花三十里,新郎君去马如飞”,远山如黛,春雨如酥,在春雨缠绵的窗前,细读苏轼的这首送友人的诗,心绪有些怅然,想起外面,正是云龙山西侧,十里杏花绽放的时刻,这“沾夜欲湿杏花雨”不知道又要淋落多少花蕾,幸亏,这是一场贵如油的春雨,细细的,有点绵长······

  来徐州定居,已有半年,游子回到久别的故乡,无论是乡音还是那份久违的乡情,都让我感到温馨,亲切;脚下的这片土地,还有空气中弥漫的春天的芬芳,让我这个离乡三十年的游子,深深陶醉在这份乡愁中。

  徐州的日新月异,让我这个离别很久的人有些不知所措,从原来的“一城煤灰半城土”到“一城青山半城湖”的变迁,让我目不暇接,尽管只有短短的半年时间,只要一有空,我便尽享古彭徐州的美丽景色······

  夏去云龙湖赏荷,秋去潘安湖小镇寻梦,冬来龟山探梅园赏梅,而今,正是“小楼一夜听春雨,深巷明朝卖杏花”的仲春时节,此刻,细雨中去云龙山下赏杏花,岂不是最佳时节。

  从我家住的地方,开车不远,就到了云龙山北侧,绕到西门,云龙山与云龙湖山水相伴,而湖东大道把这一山一湖,仅仅串联在一起。路两边是娇艳的迎春花,在任意的绽放,东边的山坡上,稀稀疏疏的杏花,开始映入眼帘,沿湖东大道前行,不远处,就到了有名的“杏花坡”了。

  云龙山的十里杏花,在当地,是人人皆知 ,若是赶上周末,前来赏花的人和车,堵得水泄不通。今天适逢小雨,又不是周末,人稀车少,实在是赏花的最佳时机 。

  说起这云龙山的十里杏花,我应该是不陌生的,三十年前,我在上高中的时候,曾经与这十里杏花偶遇。那年报考空军飞行学院,体检就安排在徐州市,云龙山脚下的一家医院;当时,我和两个初检合格的同学,来徐州面试复检,那会正值阳春三月,杏花绽放的时候,看看离下午的体检时间还早,就和两个同学商议,去爬云龙山,顺便去赏一赏这杏花美景。

  那是三月比较阴冷的一天,天空同样漂着小雨,那会的我们,正值青春年少,穿的衣服一般比较单薄,所以,来到大城市,第一次爬云龙山也有一种莫名的兴奋,身上出了不少的汗;穿过山顶后,来到西山坡的杏花林,一望无际的杏花在小雨中,和今天一样美丽;花瓣沾雨,微风轻摇,偶尔飘落几瓣,让人怜惜,花瓣铺在林中的小路上,让人不忍踩踏。

  出了汗,淋点小雨,加上微风一吹,有点小感冒,没想到下午复检的时候,其他的身体检查,我都合格,只是因为感冒有些鼻塞,大夫怀疑是鼻炎,再三斟酌,为了保险起见,我下来了;多年以后想想,有些懊恼。因为这十里杏花美景,让我失去了拥抱蓝天的机会,不过有时细想,也没有什么遗憾的;欣赏了美景,错过一次机会,有了今天舒心惬意的生活,难道不是最好的结局?

  杏花,不是故乡特有的美丽,她在适合生长的地方,随时可以绽放。

  我的老家,在徐州下面的一个小乡村,“桃花开,杏花败”这在我们农村,是常见的美景,房前屋后,到处都是杏树,而一到春天,故乡的茅草屋就掩映在绽放的杏花层中,折上几枝,有时,调皮的孩子摇落一树的花瓣,也无人在意;收麦子的时候,结出来的杏叫“麦黄杏”,比较早一些。那一树的果实,压弯了枝头,母亲总会挑一些好的杏,放在框子里,蒙好布,要捂几天才可以吃;而母亲总不让我们吃多,我那会常常抱怨母亲的小气,这么多的杏,为啥不让我们多吃呀。

  农村有句俗语“桃养人,杏害人,栗子树下睡死人”,母亲常用这句话,来回应我们这些馋猫,自从学医后才明白,母亲的话和这些俗语,是有一定道理的。中医认为,杏肉味酸、性热,有小毒。过食会伤及筋骨、勾发老病,甚至会落眉脱发、影响视力,若产、孕妇及孩童过食还极易长疮生疖。同时,由于鲜杏酸性较强,过食不仅容易激增胃里的酸液伤胃引起胃病,还易腐蚀牙齿诱发龋齿。

  老屋前的杏花,开了又落,而絮絮叨叨的娘亲,也早已离我而去,没有人再管我,不让吃这不让吃那了,可是,没有了娘亲的管制,心里空落落的,除了偶尔回去给父母亲上坟,故乡的杏花,我已经好久没有再看到了;杏花开,杏花又落,我已多年未闻到故乡袅袅的炊烟味了,老屋已经破落,想来那几树杏花,现在花开正艳吧?

  几位年轻人,在杏花层中拍照,欢声笑语把我从故乡的回忆中唤醒,站在山坡一处突兀的山石上,远眺西侧的云龙湖,杏花点缀,烟波浩渺,“乱点碎红山杏发,平铺新绿水萍生”,记得苏轼在徐州当知州的时候曾言:“若引上游丁塘之水注之,则此湖俨若西湖。”,而今,徐州已成为淮海经济区中心城市,今天的云龙湖,也与大名鼎鼎的杭州西湖,不相上下,故地重游,心生感慨,曾经的莘莘学子,在流浪多年后,又重回故乡,踩在脚下的这片土地上,穿行在杏花层林中,看着眼前的迷人景色,不觉醉在这份浓郁的乡情里 。

  曾经的徐州,在儿时的我眼中,是一个遥远的梦,可望而不可及;祖祖辈辈生活在这样一个穷乡僻壤的乡村,走进城里,我从未有过这份奢望。由于那时父亲在贾汪上班,家里不少的亲戚都在枣庄城里,对美好生活的渴望,让我在求学的道路上,披荆斩棘,一路坎坷,坚持走了下来;作为当时的高考移民,我们不得不背井离乡,来到山东,参加高考;就这样,大学毕业后,工作生活,定居,一直在山东的城市。

  随着年龄的增长,父母亲的一天天衰老,心中的那份乡愁也在与日俱增,对故乡的思念,对亲人的那份牵挂,让我心中不能放弃,每当春天来临,房前屋后的杏花开满小园的时候,我的思乡梦也愈来愈绵长。故乡的一抔黄土,掩埋了父母亲的一生操劳,也埋下了我心中对家乡的那份离愁;其实,亲人们并未走远,那凋零满地的花瓣,以及融进泥土的魂牵梦绕,无论相隔多远,那份亲情总在每一个花开的季节里,吐露着芬芳。

  而今,儿子大学毕业,在徐州工作,买房安家,我也实现了多年回乡的梦想;看着故乡徐州的美景,欣赏着眼前的十里杏花,心中感慨颇多,美景处处都有,杏花到处绽放,和故乡的景色相比,总觉得少了一点东西;家乡虽然隔山隔水,但是,走在故乡的土地上,每一处盛开的杏花,都能让我闻到熟悉的芬芳,感受那份久违的乡情。

  杏花雨打湿了衣襟,流进心田的深处,一份挥之不去的乡愁,挂在枝头,飘进大地;外面的景色再美,也比不上故乡的山水。

  十里杏花,不如赏你,我的故乡徐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