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果我的父亲得了癌症散文

散文随笔 时间:2019-04-16 我要投稿
【www.9qjg3.com - 散文随笔】

  三月末的松花江水还没有开化,冰面反射着刺眼的光芒,我用双手抱着头,陷入了沉思。旁边坐着我的亲妹妹,我们俩一句话都没说,都在思考着一件事。对于上天的眷顾,实在感恩不尽。父亲胃镜化验的结果出来了,糜烂性萎缩胃炎,虽然情况也很严重,但是我们终于松了一口气,不是癌症。

  父亲每次生病都忍着,实在熬不住了就找村里的赤脚医生开点药,医生让他去县里做检查,他也心疼花钱不去。因为我和妹妹上大学都要指望着田里那点微薄的收入,所以他真是把一分钱分成两半花的,他对自己刻薄,却从来没有让我们拮据,最多说过的一句话就是,买衣服不要乱花钱,吃饭可不要省钱。

  父亲的胃病是小时候得的,那时候闹饥荒,根本吃不饱饭,以至于现在经常反酸水,吃一点硬的冷的过后就疼。在农村,饮食方面是没有那么讲究的,不是不讲卫生,而是条件迫使父亲注定伤胃。农忙的时候,带上点馒头,咸菜和酱,还有一大塑料壶水就下地了,等到中午吃饭的时候,早已水冷饭凉,这也让父亲的胃病加剧了。

  最后的一束霞光倒映过来,整个江面都成了一团火焰红,像极了我此刻的心里,烧着了一样,有庆幸,也有踌躇,仿佛这一段的着急上火终于有了回报。脑海里都是返乡回家的场景。这次过年,父亲的情绪相当低落,每每用手捂着胃部,惨白的脸上就泛着汗珠,他是在用力忍着疼痛。父亲不愿意来省城看病,他执意自己是患了胃癌,多一分钱都不想花。我和妹妹一边劝慰着父亲,一边也心生恐惧,背着父亲就哭了起来,如果父亲患了癌症我该怎么办?我上哪里去筹划几十万元的手术费,甚至我都不知道手术能否成功。父亲半生为我和妹妹着想,还没有享到福......越想心里越害怕。

  父亲开始日渐消瘦,浑身无力,他爱笑的脸上只剩下了曾经的皱纹,我和妹妹说不能等了,就算真是癌症,也得勇敢面对,还要保持乐观的心情才好,他口口声声说已经没有治疗价值了,我们便哭了出来,有父亲在,家才是家。父亲终究拗不过我们姐妹,在临行的前一晚,母亲不住的叮嘱,她也放心不下。

  江风有点刺骨,吹醒了我的沉沦,妹妹也一直陷在难过里出不来,这么多日子的担忧终于有了结果,心里的石头放下的那一刻竟然不是轻松,而是一种反思。如果父亲真得了癌症,拿不起手术费怎么办?

  对于这种深刻的话题我们一直都避之不谈,毕竟拿自己父亲得癌症做假设有些荒谬,可这迟早是我们要面对的问题,调整心情的同时也鼓励自己向榜样看齐,邻居姐姐在父亲患了胃癌之后凑齐三十万的手术费,她曾经成为村里有名的人物,十里八村的人都竖大拇指。

  看着江面上缓缓落下的夕阳,想着人生也便如此,如果每个人都有逝去的那一天,作为孩子,我和妹妹只希望少一点遗憾,尽力了的孝顺才不后悔。于是如释重负,告诫自己好好生活,努力工作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