春日漫游散文

散文随笔 时间:2019-04-16 我要投稿
【www.9qjg3.com - 散文随笔】

  春花烂漫的日子该出去走走。

  昨日是春分,“春分祭日,秋分祭月,”昨日有霾,云里雾里,一眼瞧去的景不明朗,今天恰好,一切明晰,事物可爱的样子都探出了头脑。三月,春花烂漫,草长莺飞。

  学校的灌木丛是常绿的,不过春天绿的更明亮些,有新的叶子长出,新生的叶子嫩一点,颜色稍浅,上面像是抹了油,滑滑的。悬铃木看起来尚未苏醒的样子,其实它已是半眯着眼睛,就差伸个懒腰抖擞一下精神把那些缩着头脑的叶子抖落出来了,阳光透过枝干大片大片的落在地面,趁着它还没醒,尚且能看到头顶湛蓝的天。广玉兰也是常绿,不过春天总像是换了新衣,阳光下晃着墨绿也是撩人眼睛的。玉兰开的早,开始是几朵,这几日已经压满了枝头,香气也愈加浓了,地上已经落了一层北风吹散的花瓣,新的骨朵有又不及待的探出头来了。红叶李的颜色较浅,没用耀眼的颜色点缀,却是用了大量的笔墨去晕染,星星点点的粉色没了,远处瞧去只是几朵粉色的云彩笼罩在树干上,毛茸茸的,十分可爱,大有童话森林里的浪漫气息。张扬又浓艳的,当属海棠的喜庆和连翘的烂漫,趁着春光它们扎着堆的开,唯恐赶不及,红的烧成了火苗,黄的堆成了金子。

  往外走,就是藉河河畔了,河中一片旷地,低洼处的几株柳树也有了生气。天朗气清,惠风和畅,所以要“忙趁东风放纸鸢”,朝下看去,老老少少的手中几乎都是拉着一根线的,天空也想穿花衣,这花花绿绿的风筝恰好装点了澄澈的蓝。从河里吹过来的风,有土壤孕育新生命的气息,轻轻的一个深情的吻。

  已是午后了,继续向北,是花鸟市场,这地方热闹,接地气。菜农、果农、瓜农、花农集结于此,高声叫卖,自家的东西那必然是像自家孩子一般宝贝的。那些讨价还价,成群结队的,有市侩的百姓,大抵也是有显贵的高官。然而,挤进这群叫卖、拥挤、鱼龙混杂的街道,大家都不过是奔走生计的俗人,有的人为给家人做一桌美味的饭菜挑肥拣瘦,有的人为自己的生活斤斤计较,有的人寻雅,买些花花草草,有的人寻俗,淘点乡野玩物。我挺喜爱这条雅俗不一的充满人间烟火的路。忠厚和春日的喜悦都在他们的眼睛里。

  向北到头,朝东就是伏羲城了,城门高耸庄严太极八卦虽镶嵌的小,但由于独特,也是夺人眼球的。伏羲城是现代人的生活,古风韵味的建筑,大概在这里总让人有种“慢品”的心境,索性就慢慢走,慢慢看。街道有几棵几近百年的弯柳,树干粗壮,柳枝纷繁,鹅黄的枝叶舒展,也懒羊羊的随风浮动。柳树下一个老阿姨在一针一线的绣一双鞋垫,眉眼间是满含笑意的。再往前,红墙青瓦,古韵更浓,人声也逐渐清晰起来,青瓦长廊下,坐满了老人孩子还有嬉笑打趣儿的年轻人,广场上撒欢的孩子成群结队,少不更事者好动,久经风霜者喜静。那些老人几个人凑一伙下象棋,旁侧的人静观不语,下棋的人若有所思,也有提笔在那里写东坡的《赤壁赋》的雅士,人是老了,字却笔笔苍劲,颇有仙风道骨的意味。还有有些才艺的老人拉着二虎放开唱腔沉醉其中。古钟静悬,九鼎矗立。伏羲庙在伏羲城坐落,庙外的人用热闹迎春,庙里的神用祥静守春。天水的人管伏羲叫“伏羲爷”,他们说这样叫着亲切,他们是他的儿孙,他是庇佑自己的儿孙的,我想伏羲爷看到眼前的光景,该是欢喜的。

  路尚未走到底,远处的景还没寻近,人潮渐渐退去,我踏着原先的路往回走,这春色,要时时留心,方能窥见美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