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可以抱你吗宝贝散文

散文随笔 时间:2019-04-16 我要投稿
【www.9qjg3.com - 散文随笔】

  很多时候,我们以不同的形式与自己重逢

  下午有个约会,跟花花。

  “下雨都要见,真爱。”她微我。

  她,又一次抢了我台词!

  挡风玻璃上沾满早樱的花瓣,粉嘟嘟的。我没舍得刮掉,让她们跟着我一起去见花花。

  “我们很多时候,用不同的形式与自己重逢。”花花最近这样表述过。她老是抢我台词!

  有好几次,一些纠缠不歇的念想正在我的脑子里肚子里打转,剪不断理还乱的当口,我就能恰巧在她的文章里看见,那些我想要表达还没来得及说出的感触。

  我看见她写“我越来越希望自己能静静地活着,与这个世界联系的方式,或许就是文字,或许就是一种分享。没有很大的声音,就是小小的,不疾不徐的,缓缓的,慢慢的,看起来和这个急速行走的,每个人都渴望大声说出自己观点的社会有些格格不入。可是,我确认这是适合我的生活方式。”

  我时常在高速公路上慢悠悠地开车,很多腹稿都从挡风玻璃前扑面而来。耳机里海培在诵读花花的书:“肉在锅里,我在书桌前……很可笑的是,我的灵感竟然时常是在低头切菜,在锅碗瓢盆交响曲里合奏出来的。一边切菜,一些词儿就在脑子里汩汩地冒……完全不搭界的人生和浪漫的诗意此起彼伏地交替闪现。”

  仅有的一次跟花花在微信上谈业务,遭她婉拒。她说她得慢下来少接活儿,要确保输入大于输出。刚好那些天我也正在焦愁自己内存不足。无论是工作上还是私下里写字,都不断出现傅踢踢检讨的那种状态:“重复使用同样词汇的频率在变高”,想要“安排一段时间专门给自己系统地大量输入”。花花他们那些资深媒体人、写作者都在思忖输入输出比,我的地板上摞起了高高一堆书。

  重逢在阳光下

  记得张二冬曾经说,语句驾驭好的有如口吐莲花,能把爱和诗完全释放出来;运用不好的,那些诗和爱就堵在了胸口,连同自身的存在一起被埋葬。他还说那些口才不好偏又内心敏感的人,有一肚子的蝴蝶,死活飞不出来。

  不是花花抢我台词,而是她的蝴蝶放飞了,我的还堵在胸口挣!不!出!来!

  不是谁生就一双握笔的手。花花她也是借由阅读来伸长双臂拥抱生活,她打开眼耳鼻舌各个官能感知到爱和诗的存在,不遗余力地拿笔记下这些存在的诗与爱,才使得庸常的日子一天天变得淡而有味且回甘清冽。

  她的心在读与写中敞开着,蝴蝶得以随意飞进飞出……

  读别人的文字最大的快感莫过于,跟写字的人邂逅、遇见、撞个满怀。而最神奇的遇见莫过于“与自己重逢”。

  前些天老巴妈妈讲,她几乎不对我的文字发表任何评说,理由是----“如己出”。小王当年听老巴讲他妈妈干过的那些出格的事,他说:“简直了,我以为那些事只有你才干得出。原来这世界上还有一个你呀,你们俩得抱抱!”

  我可以抱你吗宝贝?张惠妹的歌。

  去赴跟花花的约会的路上,听见自己的声音在脑子里哼唱“我可以抱你吗宝贝”。

  喜欢写着写着戛然而止。可能是近期比较迷恋的行文风格,写故事偏不写结尾。

  这里我不写与花花面对面的情节,实质是,她在我脑子里那种别致的语感的美,是我现在的文字难以描绘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