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月请等等我散文

散文随笔 时间:2019-04-16 我要投稿
【www.9qjg3.com - 散文随笔】

  一只喜鹊唧唧啾啾,在我的窗台晾衣杆上,上蹿下跳,不安地左右打转,它的羽毛黑白相间,黑得冒油,白得刺眼,翅膀上夹着一缕缕闪亮亮的蓝光。时而眼睛直勾勾盯着纱窗,是一种穿透一切的犀利,又充满急切的渴盼。难道是在召唤我吗?我立马起身,朝它走去。还没有等我拉开纱窗,它“嗖”地扑腾拍翅飞走了。

  哦!是该到平台看看啦!自叶姨搬走以后,我像是变了一个人,由“花痴”变成了“懒虫”。以前早早会把不能过冬的娇气植物移进屋,去年冬,我遗忘了它们,害得它们惨遭冰雪肆虐,死伤一片。春天来了,是羞愧,还是继续“遗忘”!我想起那只喜鹊的声音,分明是呼唤:“快点出来!”忍不住爬出窗台。

  一朵粉白的茶花窜进眼帘,大大的平台,它临近角落,离我那么远,眼前还有其它的植物,为什么第一眼就捉住了我。它挺立在枝头最顶端,好似刚刚精心雕饰了一番,许是恳请喜鹊,引我出去。粉红的面颊吹弹可破,白里透着粉红的纤细,粉里透着雪白的绢丝,几滴雨珠晶莹剔透,恰似它等待的欣喜。娇黄的蕊被层层彩衣松松掩裹,我似乎听见丝丝剥离的沙沙声,就像一颗蠢蠢欲动的心脏即刻要蹦出来,在我面前捧出最美的真诚。

  雨不知何时又淅淅沥沥,落在身上毫无觉知,只见那小绿芽儿在阵阵哆嗦。薄荷生出了一大盆青绿蓬勃小叶枝。用手轻轻抚弄,浓浓一股清新,扑鼻袭来。盆中一棵杂草也没有,它用自己的特殊的体香护佑自己安然、坚强地走过春夏秋冬。说它的叶子做为菜肴,可以凉拌或打汤,可我从来舍不得去掐一片叶子。喜欢靠近它,抚摸它,它永远提醒着你:“不许偷懒哦!”

  好久没有去湖边了!撑把伞,伴着春雨丝丝,别有一番意境!三月的雨,它像调皮的顽孩,想哭就哭,想笑就笑。走下楼,雨丝儿卷着薄烟偷偷溜走了。我一眼瞅见,一楼花坛的一棵半人高树苗刚刚抽出新芽儿。它就像刚刚出生的婴儿,刚从母体剥离,两条嫩嫩的小腿还在那里拼命地挣扎。嘟嘟的小脸蛋挂满泪水,它从温暖的母体来到这寒凉的世界。就像开闸的水止不住地往外喷涌。只一声轻轻地,爱的的呼唤“乖,睁开眼瞧一瞧哦,你来到了美丽的人世间!”泉水噶然而止,小家伙睁开灵动的双眼,扑闪扑闪 ,泪水顷刻间凝成了珠花,每一朵花映照着一个世界,每一个世界都是新鲜的模样。

  “爷爷,你快过来看,这些小树上都开满了红色的花!”

  “哦!傻丫头,这不是花,这是小樟树长出的红色新叶芽。”

  “我要那一朵黄色的花”

  爷爷伸手摘断一枝柔韧的迎春花枝。小姑娘欢喜雀跃,蓬松的一头乱发摇摇晃晃。

  “小丫头,这花是什么颜色呀?”我指着几棵桃树问她。

  “梅红,我什么颜色都知道。”丫头一脸骄傲。

  “这是粉红色的桃花,你说的梅红比这个颜色要红得多,比你身上的衣服还要红。”我耐心告诉她。

  她爷爷没等姑娘开口,又“咔嚓”折了一根花枝。

  “我把每一种花都给你摘一枝,今天开心吧!”

  “您怎能这样呢?花也是有生命的,您这样教孩子学会残忍吗?”

  “这花有啥用,只开花,不结果,就是废物。”

  秀才遇到兵,有理讲不通。我无可奈何,只能哀叹“没有文化真可怕!”

  看到小姑娘天真淳朴的面庞,如她手里的一捧花一样灿烂而欢快。想起那句“有花堪折直须折,莫待无花空折枝”,不是说要爱花的人都去攀摘花枝,而是要我们珍惜时光,珍惜眼前。花儿此刻也是欣喜的,因为小姑娘是真的喜欢它。

  三月,它平凡却惊艳;三月,它短暂却悠长;三月,它情意绵绵,诗意盎然;三月,它无声地告白,盛装登场;三月,它把绚丽多彩的生命,献给最爱的那个人。三月,万物复苏,希望在星星燎原。你若懂她,你若珍惜她,你就走近她,聆听她,呵护她,拥抱她,来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吧!

  风景不在别处,就在你的身边,在你的眼睛里,在你的心里。